保健食品知多少?

2006/09/07 撰稿 2021/02/20 再訂正

前言

隨著全球經濟的持續發展及已開發國家的人口老齡化等問題,人們對於養生、保健、防癌、甚至醫療條件的關注與需求,比歷史上任何時代都來得迫切。

再加上越來越多的文明病,現行主流醫學除了能控制外,大多很難治癒。致使新的醫療領域,如代替療法、自然療法、草藥療法、營養療法、食物療法、酵素療法等也都如雨後春筍般的蓬勃發展。這其中,所謂「保健食品」、「健康食品」、「功能性食品」等等,不知不覺地異軍突起,相關所謂生物科技公司也一家一家開。

然而,在此繁榮、喧騰的後面,卻埋藏諸多問題,令人擔憂。

古人說:「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所以,興一利,往往就有一弊;而利弊禍福如何取捨,如何棄蕪存菁、趨吉避凶,在在考驗著人們的認知和智慧。

一、何為保健?

「保健」二字,就文字學的涵意,應該是「保護健康」之意。就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李致重教授認為:「保健的定義是在醫生指導下的防治疾病的群眾性醫事活動,謂之保健」。在中國大陸,20 世紀 50 年代,農村普遍設有「農村保健站」,並沿用至今有「婦幼保健院」。在臺灣,衛生署也成立了「國民健康局」,主張「健康是權利,保健是義務」。也就是說,保護健康是每個國民應通過專業的衛教和自我學習,把握並實踐的權利與義務。以上二者,無論是主張由專業醫師負責「健保」衛教、執行,來指導和實踐也好,還是民眾接受專業衛教,再自我 DIY 也罷,均不無道理,但以下問題是非常普遍看得到的:

目前「保健食品」滿天飛,各自都標榜其功效如何如何?姑且不討論其真實性有多少;

1.1

學習西方醫學和營養學的營養師、醫師們,通常不諳中醫學食療的「歸經配伍」、「四氣五味」、「升降浮沉」的食性,或不諳中醫食療依舊需要「辯證論食、辯證配膳」及「三因(因人、因時、因地)制宜」。
學中醫的醫師們往往又不諳西方的營養學、能量、信息、酸鹼值(pH)、酵素(酶 Enzyme)等等。

1.2

比如身體虛弱,任何人都懂得要補。問題是如何補?補什麼?西醫的補傾向於營養素的補充,即缺乏蛋白補蛋白,缺血就補鐵,或者直接輸血;缺鈣補鈣,缺維生素補維生素,因為在西醫看來,這些物質是人體新陳代謝中不可缺少的,若不足,理當〝加強外援〞適當補充。但是,在臨床上的表現,卻並沒那麼簡單,有時效果很好,
有時效果不彰,有時尚有後患,有時適得其反。

二、辯證論食

不久前,有位老先生因雙腳浮腫,到醫院診查,醫生測驗出他的白蛋白太低,便告訴他回家後要多吃肉,牛肉最佳。老先生回家後果然遵囑大量吃肉,一兩天後腳浮腫確實有改善,但四五天后,雙腳腫的更厲害,再到醫院看醫生,醫生加開了利尿劑給他吃,結果依舊腫得苦不堪言。這時後學正好去看他,希望他暫停吃肉及利尿劑,並立即到附近超市買來薏仁、紅豆,約各用一茶杯,加老薑三片,用水浸泡,請其夫人在第二天一清早以電鍋煮薏仁紅豆湯(不加糖、鹽),當茶飲,一天多次。如此兩天后,接到電話告訴後學,腳腫大有改善。此例不難看出,就算是醫生,也未必能完全瞭解食療為何,值得省思。

明代大醫學家周慎齋說得好:「行醫不識氣(機),醫法將何據,堪笑道中人,未有知音處,見痰莫治痰,見熱莫攻熱;喘生休耗氣,見血不清血;
無汗勿發汗,遺精莫補澀。明得個中機,方為醫中傑。」


所以,身體缺乏什麼就立即補什麼,不見得全對。不是最好的保健、治未病功夫。

2.1

中醫治病採取了八種方法,亦即治病八法:

 

2.1.1 汗法:一稱發表,將體內病邪經發汗由毛孔流出體外。
2.1.2、吐法:以催吐藥物使病人將體內病毒吐出。
2.1.3、下法:亦稱瀉下。將有形之病毒藉消化道排出體外。
2.1.4、和法:在體內將病毒和解,使症狀歸於平復,使病毒消弭於無形。
2.1.5、消法:將積結體內的有形病邪(廢物毒素),加以消解散去之法。
2.1.6、清法:對於熱證以清解熱邪藥物,加以清熱之法。
2.1.7、溫法:對於寒證以溫熱藥物,加以袪寒之法。
2.1.8、補法:增強生理抗病功能,對身體施用培補藥劑以補益之法。


以上八法,可以說是辨證施治,頗符合科學原理之治法、重視整體調理,

不是只治療局部,而是治療全部。因而視情形而選用施治調理,靈活應用。


而坊間流行的補、瀉最好通過中醫辯證,掌握瞭解病因、病機之後,才能擬定整體綜合性調養方案,進而才可針對不同的生活環境條件、不同的氣候及不同的體質,選擇最適合的食(上藥)處方,始能少誤差地將身體調節(調養)到和諧的動態平衡狀態。所以,中醫的調養,其實依舊脫離不了「辯證論治」。而且鮮少單一用補法,或單一用瀉法。

 

因此,中醫的基本治則是「扶正祛邪、固本培元」,且懂得因人、因時、因地(三因制宜)的動態隨機運用。

後學認為,若一定要談補:
西醫的補,就像送魚給人吃;
中醫的補,卻像教人捕魚。
這樣或可說明西醫的營養學與中醫的辨證調養是有很大區別的。

三.不同學術基礎 出現不同的保健品

以西醫生理學、藥理學、營養學理論為主導的保健品或健康食品,其設計是先設定其保健標的,如促進肝臟機能、提升免疫力、預防骨質疏鬆症、牙齒保健、減肥、健胸、美白美膚、延緩老化、預防便秘、抗過敏、防癌、預防老人癡呆、改善性功能、促進腎臟機能、偏食營養補充等等。便研發出各種相對應的保健品,或健康食品,或功能性食品等等。

 

雖然整個研發、製造、檢測都非常科學,並符合或通過衛生主管單位所訂定的健康食品的規範與認證。這看起來應該非常理想,民眾大可安心地依照個人的症狀和個人主觀的需求,到市面上購買相對應的產品食用,應該可達到預期的目的,其實,實務上,往往依然不一定如人心願,其原因有:

3.1

同樣症狀的人,有著不同的生活、工作環境、不同的起居飲食習慣、不同的年齡、不同的體質。也就是說,同樣的症狀,不一定每個人的成因相同。如此「對症保健」往往也可能是〝治標不治本〞,效果有限或事與願違。

3.2

很多中藥材都當作保健食品製作、上市,結果是「存藥廢醫」,人們只知此產品的功效,但完全不懂該不該用,如何用?誠可謂〝亂點鴛鴦譜〞或〝己所欲而施於人〞的一廂情願。

 

3.2.1.如人參(紅蔘)一物,雖是中藥中的上品藥,大補元氣,但仍有其性味、歸經、升降浮沉的考究,並非凡身體弱者皆可補之。並且有其五大禁忌:


〈1〉高血壓患者多半不宜食用,容易造成便秘、口乾舌燥等,往往使高血壓更加嚴重。
〈2〉人參有促進中樞神經興奮作用。所以,服用鎮靜劑者不宜食用, 大凡有興奮、亢進、情緒煩躁不安、不易入睡者,不宜食用。
〈3〉人參有抗利尿作用,所以患有腎臟病者,可能引發水腫現象。
〈4〉感冒或有感染症及發炎者不宜。
〈5〉身體強壯、熱實體質者不宜。

3.2.2.有研究顯示:

 

人參適用於體虛者,常規用量可糾正虛損狀態,但若長期服用,可出現皮質類固醇中毒樣損害。通常表現為失眠、抑鬱、頭痛、心悸、血壓升高、性功能減退、體重減輕。短期或一次超量服用人參及其製劑引起不良反應的報導很多。如口服 3%人參酊劑 200 毫升出現頭昏、發熱,服用 500 毫升,造成死亡;因疲勞而注射人參注射液 4 毫升,出現休克;一次燉服高麗紅參 10 克、四小時後出現頭痛、煩燥、抽搐;一次燉服紅參 15 克出現頭暈、視物模糊、手顫、燥熱;ㄧ日內煎紅參80 克出現嘔吐、抽搐、神昏、大小便失禁、發熱、雙瞳孔不等大、被診為腦出血,後因急性左心衰竭而死亡;3 例新生兒出生當日服人參 0.3-0.6 克煎劑,引起 1 例死亡,2 例中毒。

3.2.3

以上病例多數是自覺乏力體弱,急於竣補正氣,結果均未經審慎的辨證而自認為人參可補虛損所致。所以,若以人參做保健產品的業者和消費者,怎能「存藥廢醫」而不知四診八綱呢?
因此凡人參及人參蜂王漿、人參麥乳精、人參茶都不可誤用、濫用。

3.3

再如蜂王漿,雖味甘、酸、性平;可滋補強身、益肝健脾。但仍有其禁忌:


3.3.1 過敏體質者或對花粉過敏者;
3.3.2 低血糖者–蜂王漿中有胰島素樣物質可增強降血糖作用。
3.3.3 腹瀉者–蜂王漿中含有蜂毒肽、會促進腸道平滑肌收縮和誘發腸功能紊亂。
3.3.4 孕婦,尤其是習慣性流產孕婦,要小心蜂王漿中激素樣物質對子宮的刺激而引起收縮;
3.3.5 生殖係統有腫瘤者。

3.4

大蒜精:
大蒜性溫、味辛,入脾、胃、肺經有很好的行滯氣、暖脾胃、消聚積、解毒、防癌、殺蟲等功效,但其禁忌為:多食容易耗傷陰液、陰虛火旺、目疾、血症患者慎用或忌服。另大蒜有抑制胃液、致貧血、干擾血糖的穩定。

3.5

薏苡仁:
薏仁味甘、淡,性微寒,入脾、胃、肺經,其功效為利水滲濕、祛風濕、清熱排膿、健脾止瀉等,也是防癌的最佳食材之ㄧ。但有其注意事項及禁忌如:素體濕氣較盛者或暑濕季節較適宜食用。而秋燥之時、陰虛津虧之人服食會加重燥象。

3.6

枸杞子:
枸杞味甘、性平、入肝、腎經。功效為滋補肝腎,益精明目。但素體脾虛濕盛、痰濕中阻、實熱邪盛者均不宜單一食用。

3.7

冬蟲夏草:
味甘、性平、入肺、腎二經。其功效為滋補肺腎,治療肺腎陰虛所致的虛勞、盜汗、潮熱、久咳、病後虛損,並能止血止咳。但感冒初起,感染嚴重,實熱亢盛者不能食用。

3.8

山藥:
味甘、性平。入脾、腎經,補益脾胃、益肺滋腎。但屬補益藥,凡屬有實邪、熱毒、外感熱病、便秘中滿者不宜食用。

3.9

其他(略)

四、內行人沒做內行事:

2006 年 8 月 7 日,後學應邀參加中國大陸「中華中醫藥學會第八屆中醫藥文化學術研討會」,會期中,有位大陸某中醫藥大學的副校長問我:「何社長,你不覺得靈芝這東西在外面市場上,把它的功效說得像仙丹一樣,幾乎什麼病都醫?」後學回答:「是的,無論在大陸,或是臺灣,或是日本、美國等國家,其誇大其詞者有之,以偏概全者有之,粗製濫造的有之,魚目混珠者有之。請您猜猜看,這究竟誰該負其責任?」這位副校長被後學這麼一說一問,反倒滿頭霧水:「你說呢?」後學告訴他:「您、我應該要負一半的責任。因為內行人沒做內行事,而外面的商人,他們大多數並不懂中醫藥或相關知識,外行人做了內行事;不知者,不為過。您說,您我難道不該負一半責任嗎?」

五、目前全世界都有同樣的問題:

5.1.產品名稱追求玄虛,大凡「神」「聖」「精」「王」「寶」……其品名用字,封王封後、登峯造極,鋪天蓋地。
5.2.功效介紹極盡吹噓,「陰陽氣血通補」「男女老幼皆宜」「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宣傳比比皆是。
5.3.混淆中藥「藥性」與西藥「藥理」的區別,隨心所欲地偷換概念,亂用中、西醫術語。
5.4.產品的配方中,往往想當然地配伍、配比,或無配方及方義,缺少使用說明(當然,這跟政府法令限制有關),和禁忌等注意事項。縱算是貨真價實,往往缺少正確保健專業的指導。就像只有電腦之硬體,卻沒有軟體;有了軟體,又缺少了善用軟體的人。

六、吻合中醫醫食同源「上品」食材

上品藥材是概指可延年益壽、強身健體、對身體無甚毒副作用的中藥材,不僅可用於治病、食療、食養,只要食用得當,即便是健康人日常使用也頗多幫助。46種中藥材以及衛生部歷次頒佈的「藥食兩用」藥材有:

靈芝、茯苓、山藥、菊花、人參、天門冬、甘草、白術、菟絲子、玉竹、麥門冬、車前子、薏苡仁、決明子、丹參、紅景天、石斛、天麻、黃芪、肉蓯蓉、升麻、肉桂、枸杞子、柏子仁、桑寄生、杜仲、阿膠、蜂蜜、蓮子、紅棗、葡萄、芡實、黑芝麻、胡麻葉、松香、八角茴香、紫蘇、沙棘、羅漢果、山楂、萊菔子、陳皮、烏梅、白果、龍眼肉、火麻仁、昆布、紅花、小茴香、生薑、赤小豆、木瓜、百合、花椒、淡豆豉、杏仁、胡椒、桑椹子、麥芽、薄荷、荷葉、藕節、何首烏、當歸、田七、冬蟲夏草、枇杷葉、膨大海、雪耳……

6.1

縱算是「藥食兩用」上品、除了應有西方營養學的知識外,食用上仍脫離不了中醫「八網辨證」、「三因制宜」、「四氣五味」、「升降浮沉」、「生熟之別」、「歸經配伍」等的考究,才能更加妥當 而有益而無傷。

6.2

靈芝為例:
前蘇聯國家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伊索拉爾.萊克曼博士 Dr.Israel Brekhman 在上一世紀七十年代提出針對如何化解「醫源、藥源病」(Medical source, drug source disease),提出「適應原」(Adaptogen)的觀念。得到世界醫學會的認同。

 

其條件有三:
〈1〉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
〈2〉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臟器、器官。(nonspecific)
〈3〉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能調整激發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homeostasis)或自愈力(s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然而,靈芝正好最有條件符合「適應原」的三要件,自古靈芝就貴為上品中藥,從《神農本草經》到《本草綱目》的記載, 乃至中、外現代科學的研究,後學把靈芝的功用歸納濃縮成十個字(無毒、廣效、正常、扶正、祛邪)。

扶正袪邪

如此之上品,所有藥或食的領域中,堪稱無出其右者。簡言之,靈芝可不分種、不分地區、不分氣候、不分體質、不分男女老幼、不分有否食用中西藥,甚至只要是動物,都可隨時食用。(詳見作文【靈芝與中華自然療法醫學】自然療法第 120 期 P33-35)堪稱上品之首。

注:大量流血的狀態,如開刀時暫不宜食用、活血行血之故。

七、結語

中國數千年來,在養生防病方面,累集出「醫食同源 藥食同根」的經驗、學說與智慧。所以,產、官、學、醫及廣大消費大眾,都應該有正確的認知與態度,有整體的配套策略來展開具西方營養學概念及中醫藥學基礎的保健教育。使民眾知道「防病治病之寶」若用之不當,也可能是「致病之毒」。此一重任,自然醫學的團體或個人理應責無旁貸。大家群策群力,經過團隊學習,相信能讓保健產品真正造福國人,健康自主,遠離疾病,以臻「生得順、壯得久、老得慢、病得輕、走得安」的圓滿自在(Care-free of Body& Mind)。

參考文獻:

    1. 保健食品市場趨勢 調查問卷‧2006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 2006 年 8 月
    2. 中華百科全書 1983
    3. 李致重‧〝保健品〞的定義及其若干理論研究《中醫復興論》P.194-205‧2004.1
    4. 陳達理、周立紅、常用中藥與不良反應‧1998.10
    5. 孫安迪‧免疫革命‧P.102-103‧1997.7
    6. 楊玲玲‧人參到底好在哪里‧中央日報 1992.12.24
    7. 林佳谷.圓滿自在.2005